黃緯祿:任何時候都先想國家

2020-09-02 17:17:56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雍黎

科技日報記者雍黎

直到現在,68歲的黃道群還對自己8歲時,父親黃緯祿對她說的那句話記憶猶新。

“你要記住,不管什么時候,我們都要先想國家怎么辦,知道嗎?”當時黃道群并不懂得父親這番話的含義,但現在理解了,父親正是在“先想國家怎么辦”思想驅使下,去忘我地從事國家的導彈事業的。

晚年工作中的黃緯祿。受訪者/供圖

“如果要說父親的科學家精神,那就是愛國,這個愛國對他來說已經變成了一種自覺行為?!秉S道群說,1956,作為中國的導彈研制機構國防部五院成立,1957年底,緯祿調入國防部五院二分院,負責導彈控制系統的設計工作。當時父輩們憋足了一口氣,一定要造出自己的“爭氣彈”來,不過這些工作對家人都是保密的,所以她天天看著父親早出晚歸連續加班,卻并不清楚父親在做什么。

黃道群還記得,東風二號開始研制時正趕上全國的大饑荒,糧食供應特別短缺。緯祿發明了“抗餓新療法”,每當肚子餓得咕咕叫時,就把褲子上的皮帶向里勒緊一個扣,再餓,再勒緊一個扣。夜以繼日的超負荷工作與巨大的精神壓力疊加在一起,使緯祿的消化道潰瘍日趨嚴重。每一次疼痛發作,常常持續數小時不能緩解。

“我記得當時父親請姑姑幫他補破了的背心?!秉S道群說,姑姑驚訝地發現,這背心只在心口處破了,一問才知道是父親心口痛,揉得久了所以。當時姑姑含著淚對父親說:緯祿啊,你心口痛成這樣,還一直加班,真是活受罪呀!

為了研制導彈,緯祿有病顧不上治療。在長達三年多的時間里,白天,他靠服用“胃舒平”來緩解胃酸加劇的潰瘍疼痛。夜間,他常常需要持續按揉或用力頂住疼痛的部位才能勉強入睡。

說到父親,“其實我心里很難過,因為在父親的有生之年我并不理解他?!秉S道群說,直到在父親去世后,她參與到父親傳記的編寫,才逐漸了解到父親的工作。

黃道群說,在當時的情況下,條件是極端艱難困苦的,壓力是巨大的,但是父親緯祿一心只想為國家做貢獻,不愿意給國家添麻煩,連生活上都不愿意多占一點便宜。當時單位給老專家發了地毯,但是父親都一直沒有用。“父親說話聲音不大,從來沒有過大段的說教,但他的言行猶如潤物細無聲,默默地影響著我們?!?/span>


人物簡介:黃緯祿1916-2011),中國著名火箭與導彈控制技術專家和航天事業的奠基人之一,“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之一,中國科學院院士,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1916年1218日生于安徽蕪湖。1940年畢業于中央大學電機系。1947年畢業于英國倫敦大學帝國學院,獲碩士學位?;貒?,歷任“東風一號”副總設計師兼控制系統總設計師、“東風二號”副總設計師、“東風三號”副總設計師、潛地固體戰略導彈及陸基機動固體戰略導彈總設計師,航天部總工程師、航天工業總公司高級技術顧問。

責任編輯: 陳可軒
国产97人人超碰cao蜜芽p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