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戰略科學家從何處來

2022-04-19 15:08:04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郭鐵成

習近平總書記在2021年中央人才工作會議上指出,“要大力培養使用戰略科學家”“形成戰略科學家成長梯隊”。這是極富戰略遠見的重要論述。戰略科學家是關鍵少數,科技革命史表明,正是關鍵少數改變了科學和技術范式,引領了人類的未來。戰略科學家是國家戰略科技力量的核心,對于建設科技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具有無可替代的作用。

守望“國之大者”的科學巨擘

所謂戰略科學家,就是能夠提出和解決全局性、根本性、前瞻性的科學問題,攻克經濟、社會發展和國家安全的重大科技難關,提出科技未來發展方向、發展思路和發展重點的科學家。如果對應到具體人,就是錢學森、鄧稼先、李四光、袁隆平、華羅庚、陳省身等守望“國之大者”的科學家。

戰略科學家有三個基本特點。一是自我驅動。他們的行為不是由名利這些外力拉動的,而是由內在的價值觀、愿景預期和事業使命驅動的,也就是說,他們行為的發起不是出于獲得性的需要,而是出于賦予性的需要,即自我實現和超我實現的需要。北宋思想家張載的“橫渠四句”——“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就是自我驅動的最好寫照。

新中國成立時國家一窮二白,一大批戰略科學家回歸祖國,沒有一個是為了個人名利的,驅動他們歸國的動力就是熱愛祖國、熱愛科學的價值觀,對國家未來發展愿景的堅定信心,為中華民族崛起而奮斗的強烈使命感,他們也因此成為中國現代科學和現代技術的奠基人、開創者。

二是獨立思考。這些科學家具有強大的獨立思考能力,所承擔的科研項目無論來自政府、企業、人民生活,還是自由選題;所提出的問題、解決問題的科學路線和技術路線,都不是事先給定的、亦步亦趨跟隨別人的,而是獨立思考、自由探索的結果,因而能夠超越前人,實現重大原始創新、突破性創新、顛覆性創新,創立新的學科或開辟學科新的成長點。

當年,鄧稼先領導的核研究院理論設計小組,充分解放思想,堅持學術民主,獨立自主地確定中子物理、液體力學和高溫高壓下物理性質這三個研究方向,糾正了蘇聯提供的爆炸參數,在國力極低的條件下實現了重大突破,提高了中國在世界的影響力,為中國幾十年的和平發展贏得了機遇。

三是跨界學習。這些大科學家具有強大的跨界學習能力,知識獲取范圍幾乎橫跨各門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而且能夠融會貫通、舉一反三,綜合性地解決本學科甚至其他學科的重大問題。

錢學森是我國航空航天領域最杰出的代表,但他的貢獻遠遠不止航空航天領域和物理學,在系統論、控制論、復雜性科學、思維科學、科學哲學、地理學、建筑學、情報學、藝術科學等領域,都有偉大的貢獻。

建設充滿活力的人才生態

自我驅動、獨立思考、跨界學習的特點,決定了戰略科學家的培養不能采取技能人才的培養方式,也不能簡單采取給利益、給“帽子”、給項目等外力拉動的辦法。

為戰略科學家提供優厚的物質待遇和社會榮譽,是非常應該和完全必要的,但這些并不是戰略科學家的驅動力。戰略科學家不是計劃選拔出來的,而是健康的人才生態孕育出來的。培養戰略科學家的關鍵,是建設充滿活力的人才生態,使具有戰略潛質的科技人才自由生長。

重中之重,是以培育科學精神為核心優化教育結構。應在大中小學的知識教育、專業教育之外,普遍開展通識教育。通識教育的目標不是為了獲取專業知識,而是為了獲取科學精神、科學家精神和人文價值觀,使學生掌握問題發現方法和研究方法,形成獨立思考、邏輯推理、比較分析和觀察實驗的能力。通識課程圍繞科學問題設計,科技與人文融合、理論與實踐結合,注重科學探索的過程和人的潛力開發。正如瑞士心理學家讓·皮亞杰所說,一切真理都要讓學生自己獲得,或者由他重新發明,至少由他重建,而不是簡單地傳授給他。

中國通識教材可以通過一學二用三改四創,逐漸形成中國版的大中小學通識課程教材。同時,大學要在原有教育結構中加強基礎學科、新興學科、綜合學科建設。要全方位謀劃基礎學科人才培養,突破常規,創新模式,更加重視科學精神、創新能力、批判性思維的培養教育。政產學研用共同為優秀學生提供全方面、全鏈條的資助和服務,確保有創新潛質的青年人才不因生活困難和科研資金缺乏而中止科研生涯。

遵循人才成長規律和科研規律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遵循人才成長規律和科研規律,進一步破除“官本位”、行政化的傳統思維,不能簡單套用行政管理的辦法對待科研工作,不能像管行政干部那樣管科研人才。

首先,要建設以科學家為主體的科學共同體。以科學家為主體,就是用人單位要建設科學家本位的科研體制和機制。堅決打破唯核心期刊論文、唯“帽子”“獎項”、唯行政職務的管理方式和資源分配方式,徹底扭轉學優則仕、以仕代學的風氣。在黨的領導下,讓學術歸學術、行政歸行政,以學術為中心,行政為學術服務,建設包容的、誠信的、負責的新型科研倫理和創新文化。

其次,建立以開創性人才為對象的資助體系。資助體系由政府資金主導,社會資金廣泛參與,資助對象是提出新的科學路線和技術路線的人,產生方式是自薦、推薦、競賽、非共識評價、國家重大研發項目評價和風險投資評價等。改變跟蹤模仿時期以技術項目定人才的資助方法,采取由創新人才定研發項目的資助方法,設立研發定制人才計劃、非共識人才計劃、會聚創新人才計劃、未來人才培育計劃等人才計劃,為大國躍升培養造就一批戰略科學家。

最后,完善科學家參與經濟社會發展的機制。用好戰略科學家,不僅要在經濟主戰場上讓他們承擔重大科技任務,而且還要更廣泛地發揮他們參與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的積極性,進一步豐富科學家建言獻策渠道,完善科學家特別是戰略科學家訴求表達機制、建議采納機制、溝通反饋機制,鼓勵戰略科學家為經濟社會發展貢獻聰明才智,把咨詢戰略科學家納入各級政府決策程序。賦予戰略科學家推薦科技創新人才的責任,把戰略科學家推薦人才納入國家人才工作程序,明確戰略科學家推薦人才的權利和責任。鼓勵戰略科學家參加國際學術活動,支持他們到國際學術組織和技術機構任職,在國際舞臺發揮作用。

作者:郭鐵成,中國科學技術信息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

責任編輯: 冷媚
国产97人人超碰cao蜜芽pr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