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正在破譯“青藏密碼”
來源: 科技日報、人民日報、新華社等
編輯: 李夢一
2022-08-05 15:25:05
8月4日,科學技術部、中國科學院主辦的第二次青藏科考青藏高原生態保護與高質量發展學術交流會在青海西寧舉行。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將持續5年至10年,目前仍是進行時。作為世界屋脊、亞洲水塔,青藏高原具有獨特的生物多樣性,在水源涵養、水文調節、固碳與氣候調節、科學教育與文化服務等生態系統服務具有廣域甚至全球性意義,為青藏高原生態保護和社會經濟發展提供了堅實的科學依據。

7000多人登上青藏高原,破譯“藏地密碼”

2017年8月19日,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啟動出發儀式在拉薩隆重舉行。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由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牽頭,將對青藏高原的水、生態、人類活動等環境問題進行考察研究,分析青藏高原環境變化對人類社會發展的影響,提出青藏高原生態安全屏障功能保護和第三極國家公園建設方案。自上世紀七十年代起,我國開展了首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前后歷經了20余年,積累了大量科學資料,為青藏高原生態保護和社會經濟發展提供了堅實的科學依據。>>詳情

青藏高原研究之所以如此受關注,不僅因為它特有的地質地貌和資源,還因為它對周邊氣候甚至全球環境、資源等帶來的巨大影響。

有著“世界屋脊”“亞洲水塔”“地球第三極”之稱的青藏高原是我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和戰略資源儲備基地,也是亞洲眾多大江大河的發源地。同時,作為地球上最獨特的地質—地理—資源—生態單元,青藏高原被科學界稱作“天然實驗室”。這里的冰層下封鎖著千萬年來氣候環境變化的蛛絲馬跡,湖底則記錄著滄海桑田的變遷……>>詳情

·科研隊伍年輕化,女性占比超三成

第二次青藏科考隊隊員包括了全國270余家單位的7000余名科研人員,科考隊員中以青年骨干為主,40歲以下的科考隊員有5000余人,占整個科考隊伍的約70%。>>詳情

其中,共有1900余位女科研人員參與,約占科考隊員總數的32%;其中高級職稱以上的女科研人員450余人,18人擔任任務和專題負責人。>>詳情

·任務聚焦前沿問題,關系民生福祉

第二次青藏科考聚焦冰川、積雪、凍土、湖泊和河流等關鍵過程的變化,探索多圈層相互作用的地球系統科學前沿問題,關系到整個泛“第三極”地區的民生福祉。

其中設立了“亞洲水塔”變化與影響、高原生長與演化、生物多樣性保護與利用、人類活動與生存環境安全等10大任務,每個任務下還有眾多專題。>>詳情

事實上,新中國對青藏高原的科學研究從20世紀50年代就開始了。20世紀70年代初,在我們國家還很困難的時候,就啟動了第一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2003年12月,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成立,專門從事青藏高原綜合科學研究。

青藏高原綜合科考,第一次主要是“摸家底”,第二次則要“看變化”??蒲腥藛T要努力取得重大科研突破,為青藏高原經濟社會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提供決策依據。>>詳情

科考仍在進行中,成果滿滿

·首次發現了典型的埃迪卡拉生物群化石

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在柴達木板塊北緣的全吉山地區首次發現了典型的埃迪卡拉生物群化石,相關化石和冰川沉積表明,5.5億年前的埃迪卡拉紀晚期,柴達木板塊位于華北板塊附近,且該時期這兩個板塊很可能處于中-高緯度地區,而非此前認為的低緯度地區。>>詳情

全吉山剖面野外照片,其中全吉山生物群產于皺節山組紫紅色砂巖底部。

·首次發現稀有礦床

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青海省地質調查院的地質科研人員在青海省巴顏喀拉地區,發現印支期稀有金屬鋰、鈹、鎢等成礦相關的花崗巖-偉晶巖帶。這是在青海巴顏喀拉地區首次發現此類型的礦床。>>詳情

·發現7種國家珍稀野生動物

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 “生物多樣性保護與可持續利用”任務“高原動物多樣性保護與可持續利用”專題圍繞生物多樣性研究取得階段性進展,在青海省西寧市湟源縣日月藏族鄉境內發現7種國家珍稀野生動物,其中馬麝和荒漠貓為首次在該區域發現。此次發現既補充了青藏高原區域生物多樣性的基礎數據,又擴展了對高原生物多樣性的認識,為在全球氣候變化大背景下進一步探討特殊生境中物種演化機制提供了重要信息。>>詳情

青海省西寧市湟源縣境內發現的國家一級重點保護動物馬麝。青海省科技廳供圖

·發現迄今為止中國最高樹木

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的郭柯團隊近日在西藏察隅縣考察時,發現了成片高大的云南黃果冷杉原始森林。經無人機吊繩多次測量,該原始森林林冠高度達70米。其中,最高的一株云南黃果冷杉高達83.2米、胸徑207厘米,高度超過了此前曾報道的位于西藏的不丹松(76.8米)和位于臺灣的禿杉(81-82米),刷新了中國最高樹紀錄。>>詳情

云南黃果冷杉原始森林(居中者高度為83.2米)。中科院植物所供圖

·首次系統查明青藏高原自然災害本底

在7月15日召開的第二次青藏科考防災減災學術交流會上,中國科學院院士崔鵬表示,通過科考項目支持我國首次系統查明青藏高原自然災害本底,并建立了完善的青藏高原自然災害數據庫,此次科考的豐富成果正服務于高原地區重大工程和城鎮建設的避災規劃設計和防災減災部署上。>>詳情

·為史前動物“走出西藏”的假說提供了證據

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鄧濤介紹,在新生代,青藏高原的強烈隆升深刻影響了高原和周緣的氣候環境與生態系統,對生物的演化產生了強力驅動。古生態古地理古高度不斷變化,其植被類型、動物類型,也從熱帶動植物演化為冰原環境的動植物,并“走出西藏”向全球擴散,成為一個起源中心。>>詳情

準噶爾盆地1700萬年前的動物群,正中為獬豸盤角鹿。郭肖聰復原

·表明了史前人類開發高原的兩次浪潮

蘭州大學資源環境學院教授、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楊曉燕研究員說,科考中新發現的40多處人類活動遺存初步研究成果,表明過去5000年來,東西方農作物均存在跨高原的傳播路線,高原經歷了粟作—粟麥混作—麥作的種植制度變化,粟作和麥作在高原的傳播形成了人類開發高原的兩次浪潮。史前農業向高原的傳播增強了人類適應極端環境的能力,促進了人類在高原的定居與高寒文明的形成。>>詳情

·揭示了高原臭氧垂直交換機制

青藏高原臭氧從哪兒來?中國科學院院士朱彤指出,在第二次青藏科考期間,專家團隊利用系列先進儀器開展了大氣氧化性閉合實驗,驗證了青藏高原大氣強氧化性的假設,闡明了強源弱匯是青藏高原大氣強氧化性的原因。朱彤院士團隊通過對冰川風下拽作用的驗證,揭示了高原臭氧垂直交換機制。>>詳情

相關領域方面的新研究成果還在不斷刷新中……

多次專項和綜合科考,我國在國際上已處于第一方陣

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隊隊長、中國科學院院士姚檀棟表示,從20世紀50年代至今,我國在青藏高原進行了多次專項和綜合科考,中科院在青藏高原建立了多個觀測臺站,包括西藏的珠峰站、納木錯站、藏東南站、阿里站等等,持續開展相關科學研究。

青藏高原研究范圍很廣泛,包括地球物理、地質構造、生態、環境等等。我國科學家的研究,特別是近二三十年在國家對重大基礎研究項目的支持下,某些領域已經在國際上處于第一方陣,例如,包括冰川變化等氣候變化領域,以及生態領域等。隨著研究的推進,相信我們會在國際上展示更多新發現和新進展,將在相關科研領域擁有更多國際話語權。>>詳情

相關閱讀:第一次青藏科考,丈量地球第三極

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將持續5年至10年,目前仍是進行時。而屬于完成時的第一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對很多人來說,似乎有些遙遠了。

我們需要把時光回溯到40多年前。

1973年,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綜合考察隊成立,拉開了對青藏高原進行大規模綜合科學考察的序幕。那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全面地、系統地對青藏高原的科學考察。

正在進行的第二次青藏高原科考,以揭示環境變化機理、優化生態安全屏障體系為科學目標;40多年前開始的第一次青藏高原科考,則是一次“科學大發現”,是中國第一次用系統的、科學的方式,丈量地球第三極。

1973年到1976年,青藏隊主要的科考活動集中在西藏自治區。孫鴻烈把此次科考定義為“摸清家底、填補空白、定性描述”。四年時間,科考規模不斷擴大,成果更是一年比一年豐富。到1976年,青藏隊的科考成果可以用“井噴”來形容。

1976年秋冬之后,青藏隊對西藏自治區120多萬平方公里的野外考察告一段落,轉入室內研究、總結階段,為期3年。

1979年,“青藏高原科學考察叢書”第一批成果問世,共30部41冊,計2331萬字,皇皇巨著,洋洋大觀,一部西藏大自然百科全書。這些成果,獲得了中科院首屆科學進步特等獎、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詳情

国产97人人超碰cao蜜芽prom